红螺欢迎你(改编歌词)

红螺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松涛竹海清新空气,你会爱上这里
天涯海角都是朋友请不用客气
五湖四海来这里我们欢迎你

红螺仙子在这里书写一段传奇
千年古刹岁月沉积留下美好回忆
陌生熟悉都是客人请不用拘礼
第几次来没关系有太多话题

红螺欢迎你看碧水映眼底
流动中的魅力充满着朝气
红螺欢迎你,在松林中畅快呼吸 在古刹中感受惮意

红螺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
佛家苑林历史记忆迎接下个晨曦
来到这里都是朋友请不用客气
红螺福音围绕你只为祝福你

红螺欢迎你看佛光照殿宇
春夏秋冬皆是美景吸引你
红螺欢迎你看牡丹紫藤映笑意
有美景就会有奇迹

红螺欢迎你看红叶漫山栖
层林尽染魅力无限吸引你
红螺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情谊
登红螺山畅快淋漓

红螺欢迎你用热情融化你
庙会祈福欢乐祥和感染你
红螺欢迎你看松竹梅花带笑意
有爱在就会有美丽

红螺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松涛竹海清新空气,你会爱上这里
天涯海角都是朋友请不用客气
五湖四海来到这里我们欢迎你

红螺欢迎你看碧水映眼底
流动中的魅力充满着朝气
红螺欢迎你,在松林中畅快呼吸 在古刹中感受惮意

红螺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
佛家苑林历史记忆迎接下个晨曦
来到这里都是朋友请不用客气
红螺福音围绕你只为祝福你

红螺欢迎你看红叶漫山栖
层林尽染魅力无限吸引你
红螺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情谊
登红螺山畅快淋漓

红螺欢迎你用热情融化你
庙会祈福欢乐祥和感染你
红螺欢迎你看松竹梅花带笑意
有爱在就会有美丽

红螺欢迎你看佛光照殿宇
春夏秋冬皆是美景吸引你
红螺欢迎你看牡丹紫藤映笑意
有美景就会有奇迹

红螺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情谊
登红螺山畅快淋漓

红螺欢迎你看松竹梅花带笑意
有爱在就会有---奇--迹

红螺寺

红螺风雨二十载(纪念红螺寺开发开放二十年)

红螺山挽起了膊膀将欢乐的乐曲演奏,
红螺水和着节拍泛着汩汩的清流。
松柏秀竹一草一木都摆动了阿姿,
宝殿的众仙们也要把心声倾诉。

歌唱这伟大的二十年,
歌唱那红螺人不平凡的时候。
二十年啊,二十个春秋,
在历史的长河里仅仅是个水花浪头。
伟大的红螺人
给这千年古刹扫尽了尘埃,荡尽了忧愁。

忘不了全体员工加班加点甘心奉献,
忘不了董事长背砖运瓦走在队伍的前头。

看如今的红螺古刹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飞阁流丹,殿巍草瘦。
红螺三绝叫响北丘,
御竹林有竹过万修高径幽。
雌雄银杏干挺枝繁越过千百春秋
紫藤寄松交柯翠盖缠绵悱恻了情人的眼球。

红螺四季美不胜收
初春牡丹花开藤芳四流。
盛夏千亩松林纳绿涌波曲径清幽。
深秋,菊桂飘香层林尽染漫山碧透。
隆冬,岁寒三友齐聚一堂,松竹梅花益美殿楼。

二十年啊,二十个春秋
红螺人用尽了心思细心的呵护
才有这处处美景,处处飘彩绸

红螺人永远是这个千年古刹的中流砥柱。

红螺礼赞(纪念红螺寺开发开放二十年)

这里是一处神奇的自然山水
这里曾是红螺女仙畅游人间的神奇化境
这里是北方最大的佛教从林,绝尘脱俗,底蕴深远。
这里高僧频出佛法超凡,1600多年香火不断……
观景,百万翠竹,千亩松林,环拥殿宇古刹。
论古,红螺显圣,高僧说法,实为千古佳话——

千余年的沧桑变迁,尘封不住深藏的辉煌,
遥想当年,寺塔倾毁,残壁斑驳。
感叹如今,古刹威严,景色超脱。

回想这二十载的开发建设充满艰难,
这二十载的风风雨雨,步履蹒跚。
多少的日日夜夜啊,你我同在,
多少的汗水、泪水,使红螺人成长,将意志磨炼。
今天的辉煌成就以史为鉴——

忘不了董事长身先士卒背砖运瓦,走在队伍最前面,全体员工加班加点劳动场面热火朝天。
忘不了干群一心,团结互助,集资募款,助景区度过一道又一道难关。
忘不了创业之初,缺钱少料,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将景区建造。

没有假日,没有高薪奖金,没有牢骚抱怨,
红螺人有的是满腔的热情、顽强的信心、执着的信念!
殿宇恢复了斗拱飞檐,步道景观延伸至红螺山间……
独特的“佛家苑林”美景展现在了大家面前
恐怕只有红螺人才懂得其中的付出与辛酸

景区二十年滚雪球式驱动发展,各项投资上亿元,栽花植树过百万。
如今,
殿宇高大,佛像威仪,显示着千年古寺的博大庄严。
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红螺显圣的传说亘古流传。
翠竹古松,树绿花红让游人往返留连。
文化长廊古香古色,登山步道蜿蜒在山间。

远近闻名的“红螺三绝”, 景观独特令人感叹,
看——
“御竹林”有竹过百万,四季常青,竹径幽幽宛若江南。
“雌雄银杏” 挺干英姿,生机无限,见证千年事世变迁
“紫滕寄松”交柯翠盖,似是侣人醉缠绵,相依相伴八百年

红螺四季美景在不停的更换上演
初春,牡丹富贵花开,紫藤芬芳四溢,古寺内外生机盎然
盛夏,千亩松林纳绿涌波,竹径清幽通向静心禅院,
深秋,菊桂飘香,层林尽染,山上山下绚丽浪漫。
隆冬,岁寒三友齐聚一堂,松竹吐翠梅花含笑,红螺庙会热闹非凡。

造一方净土,结万众善缘
为游客提供优质服务是我们不变的信念
景区好人好事涌现不断,爱岗敬业处处都在体现
争创5A景区是我们今天豪迈的誓言。

红螺寺的昨天,充满着艰辛与坎坷
红螺寺的今天,蓄势待发,生机勃勃
红螺寺的明天,更加辉煌壮阔!!!

红螺山秋叶

我即使用生命的全部光焰,也不能燃成你成熟的娇艳———满山红遍,层林尽染。
夏天,你为人遮挡炎热的光线,饱受酷暑的熬煎。如今,你劳累了,退出前沿,却不甘心清闲,又铺就了满山的地毯,让小路变得柔软柔软。
与你长年相伴的红螺女仙,在你的映衬下,又重新穿起了红色衣衫,霎时,那红螺的传说,仿佛浮在眼前,又把人带向那神秘的遥远。
传说,红螺用殷红的光焰,照遍大山。从此,一个美丽的神话,载着大山的故事,亘古至今地流传。而今,你也红得耀眼。我不知道,这是红螺的显现,还是你原本就是那红色的渊源?
竹径幽幽,正把你的火红延伸进禅院,化作殿前香火一片。而那禇红的古寺房檐,在你的掩映中,更显得古老、庄严。
你用火一般的纯情,护卫着小溪的梦幻,日夜聆听着这张充满禅意的绿色唱盘。在青翠的松柏丛中,你是一团火,装点着红螺山鲜活的烂漫。
一阵山风吹过,震落红叶片片,那是你用火的情感,寄给我的赏秋的请柬。
作者:珠丰
来自:《红螺文艺》

初秋红螺感悟

这是一处山水相对、惮意相拥的曼妙景致 这里曾是红螺仙女畅游人间的神奇化境 这里是北方最大的佛教从林,1600年香火不断 这里高僧频出佛法超凡,千余年来在佛教界享有极高地位……

初秋的清晨,天气凉爽怡人,与友人结伴向红螺寺进发,许是与佛祖有缘,许是这里的景色过于曼妙,心里一直对这座千年古刹有着无法割舍的牵挂。
景区入口处的这片御竹林依然是记忆中那样青翠欲滴。佛教视竹林精舍为圣地,自古也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说法。因竹子不耐严寒,所以在北方非常少见,但在红螺寺却演绎了修竹北上迁徙的传奇。或许是因为红螺寺自然形成的小气候及独特的地理环境为竹子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吧,竹笋破土而出,迅速成长,根根相聚而成丛,丛丛相连而成林,发展到现在,已经有百万余株,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将景区与外界隔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穿越竹林,便完成了繁华与宁静的过渡。曲折幽静的竹林小径,纵横交错,蜿蜒成了一座天然的“竹林谜宫”。置身林中,满眼皆是风姿卓越的修竹,可谓“山青竹雅”。一眼清泉忽左忽右,环竹林而动,阳光透过竹叶缝隙洒下斑驳光影,形成了曲径通幽的独特意境。

穿过竹林,眼前豁然开朗,不远处一池碧水映入眼帘,池内一抹鲜艳的红色跳跃而生动,原来是两只巨大的红螺造象。传说玉帝的两个女儿因留恋这里的美景而隐居在寺庙内,白天幻化成人形与僧人一起颂经念佛,夜晚便变成两只硕大的红螺发出万丈红光保佑附近百姓。人们为了纪念她们,便为这座寺庙起了一个生动的名字——红螺寺。
寺因美丽的传说而得名,而山则因古寺而得名,红螺山虽称不上巍峨雄伟,领袖群峰,但仍庄严秀丽、静幽林深。远观,红螺山一山双峰,比肩耸立,如秀丽多姿的两姊妹,亭亭玉立,红螺双峰两翼舒展,引带群山,远远望去,酷似一只大鹏鸟,护卫着古刹寺院。遥想当年,西域高僧佛图澄远渡重洋到此建立寺院,正是因为红螺山的山形恰似佛祖成道时的“触地印”,应了他的一大惮梦。相传,佛图澄是我国古代经皇家正式批准在中国授徒的第一人,他在弘法30余年里,先后建寺达893所,红螺寺是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座。

    佛家有云“万物皆有佛性”在红螺寺内,无论是千年古银杏还是紫藤寄松,都以其独特的方式诠释着自然法则,见证着朝代的更替,世事的变迁……

远处悠扬的钟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觅着钟声,拾阶而上,进入寺庙区。中国古代建筑受帝王等级制度的影响,最讲究对称统一,皇权至上,对建筑规格要求很严,四周建筑必须拥护中轴建筑。红螺寺的建筑格局正是严格遵循这一原则,中间高大、四周矮小、东西对称、规格等级明显。以大雄宝殿为中心,前有天王殿,后有三圣殿,两厢的配殿和配房都拥向中轴建筑。千年古刹不仅建筑格局严谨,也许是因长年与佛相对,听禅沐经久了,就连寺里的植物也被赋予了神奇的灵性。大雄宝殿前的两棵千年银杏树是红螺三绝景之一,虽历经千年,但依然生机盎然。最绝的要数位于大殿西侧的雄性银杏了,据说自栽了这株银杏以来,每改换一个朝代它便会长出一棵新的枝干,演绎了一场预知朝代更替的亘古传奇,也许是千年与佛相对,沐浴佛法,便有了感知事世变迁的悟性吧。
“微风夜听经啷当,诸天为法藤萝放”。红螺三绝景之一的“紫藤寄松”就生长在大雄宝殿后院,松树平直地伸向东侧的四面八方,松下两株碗口粗的紫藤如龙蛇飞舞一样绕生在松树上,向外伸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伞盖,每当五月紫藤盛开时,整个寺院花香四溢,美不胜收。八百年来,这棵平顶松与藤萝花打破了“藤缠松,松难生”的宿命,化相克为相生,惺惺相惜共同生长,正是参悟惮机后对生命的淡泊,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具体体现。

     红螺山虽然称不上高大雄伟,但也足以满足登山的需求,独特的登山环线纵横交错于山岭间,登上红螺山,远眺,群山如黛, 山水如画,近看,古寺掩映,松海碧波……

秋高气爽的日子最宜登山,红螺山上有多条登山道路可供选择,最喜林间漫步,于是选了一条穿越松林的路线。山上松林遍布,茫茫绿海青翠欲滴。据说净土宗的第十二代祖师际醒大师来红螺寺以后,深爱松林环境之肃雅,修剪培植,倾心保护,此后连年添栽补种,不计其数,形成了现在的千亩古松林。沿登山步道登上观景亭,极目远眺,只见古寺就隐藏在一片碧波中,显得庄严肃穆,虽未到深秋,但漫山遍野的枫树、黄栌、火矩树早已不甘寂寞,悄悄的开始泛黄露红,一个月后势必引爆一场观叶热潮。
在无限的遐想中结束了此次的红螺寺之行,早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到这里游玩了,只知道每来一次,便会生出新的感悟,也会得到新的收获。敬香礼佛,感悟禅意人生,登高观景,体会自然神奇……这也许正是红螺寺的独特魅力所在吧。

作者:阿布

红螺寺:镜本无尘,拂尘自明

    天气不是很好,早晨就下着浓浓的雾,和朋友们约在东直门地铁站里见面。唉,迟到真是女人的天性,本来约的是8点而直到8:30全部人马才到齐,而所谓的全部人马也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大马哈和nanana,虽然游兴不减,却依然感到很深刻的遗憾,毕业以后,我们那个小小的集体,我们6006宿舍的人就再也没有凑齐过,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仿佛最可以疏忽的就是这份搁浅的友谊。
乐途游民部落五周年 2007西藏圣地婚礼 航空旅行白皮书 黄金周出游全攻略 在东直门坐936路区间车去怀柔,车票是5元,比916路空调要便宜3元,在秋季这个不冷不热的季节里选择前者或许更是合算。一路无话,只有三个女人唧唧喳喳的就要吵翻了整个车厢。大概要1个半小时就到了怀柔县城,一个宁静的小城市,随便在哪里下车都可以有上前揽生意的小面包司机。大家都商量好似的,都是一口价10元,我们也没有过多的讨价还价,坐上车大概只要20分钟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红螺寺。
一进门,进入眼帘的就是红螺三绝之一—御竹林。层层叠叠的竹子,形成了一大景致,人走在中间满眼的绿色满心的清凉,仿佛一下子就远离了那喧嚣的都市。竹林间有潺潺的小溪流过,水清可见底,还有人工养殖的观赏红鲤畅游其中,更增添了其间的韵味。出了御竹林,眼前豁然一亮,远处是人工而成的两个大大的红螺,近出则是一个小小的水池,里面撒满了游人投进去的硬币。看到有人把一角硬币轻轻置入水中,硬币浮而不沉,曾经在杭州虎跑泉水中见到过此等景象,只是说明虎跑的泉水密度之大,没想到红螺的水可以这样,欣然一试,果然如此。
一路走走停停,不时有游人去撞击寺中为游人准备的大钟(一元一次)。虽然我们没有亲自去撞,而那种空灵的声音却时时刻刻回荡在山谷中,让人感觉到心灵的放松与生命的简单。“镜本无尘,拂尘自明”古人的话确实值得我们去好好体会和品位。
顺着西面的山路向上,不久就会进入真正的“红螺寺”这里香烟缭绕,最引人注意的是院内的两株千年雌雄银杏树。一左一右,默默的守护着大雄宝殿,在这个季节那种成熟的金黄色更是增添了它们无穷的魅力。我们除了惊讶赞叹之外就剩下忙不迭的找地方拍照留影了。而这两株银杏也就是红螺寺三绝中的第二绝了。再往前走,穿过大雄宝殿就会看见红螺寺的第三绝,紫藤绕松,松树矗立于紫藤中,紫藤依附
乐途游民部落五周年 2007西藏圣地婚礼 航空旅行白皮书 黄金周出游全攻略 于松树外,相辅相成,恰倒好处。不由得令人咋舌惊叹大自然的别具匠心。

来到后山,就是顺着滑道往上爬了,我们选择了通往观音寺的路。开始的滑道有些陡峭,我们这几个每天除了坐着就是躺着的人怎么吃的消?大马哈一路遥遥领先,剩下我们两个呼哧带喘的跟在后面,nanana还好,瘦人也不怎么爱出汗。我个胖子就受不了了,汗珠子啪嗒啪嗒的顺着脸望下掉,把外衣脱掉只穿一件短袖T恤和一件马甲却依然汗流如注,一会儿的工夫就把里外衣服都湿透了。大概每走300阶台阶就要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一会儿。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休息了,我们围坐在路边的石阶上正在一边聊天一边享受我们从家里带来的“美味”,从后面上来的一男一女望着nanana和大马哈的身后不动了,女的说“看!一条蛇!”。于是不约而同的伸头去看“我的妈呀!”,几个女人刚才的疲惫一扫而光,争先恐后的站起来就跑。战战兢兢的再看过去,一条黄黑相间的大蛇正懒洋洋的在我们刚坐过的石阶后面蠕动着。而我们只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汗毛也立起来了,就这么匆匆忙忙的结束了我们的小憩。捂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继续向上爬。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见了观音寺的山门,不知道是不是山上植物的原因在我们四周到处都在飞着小瓢虫,衣服上书包上头发上无一不能幸免,甚至连眼睛上,鼻孔里,嘴上都时不时的会误打误撞的落上几个“冒失鬼”。而山上的景色也在随着我们的不断升高而在不断的变化着,两边的山谷里绿的红的黄的数叶在绚烂的点缀着整个秋天,虽然有着雾却依然可以看见远处层迭起伏的群山,一切的一切让人觉得那么空旷和浩大,自己不见了,烦恼不见了,只剩下简单的自然与简单的我们。忍不住也象野人一样大叫起来“啊……”侧耳倾听着远山的呼应,有着说不出的痛快与满足,山风轻拂着我们汗水涔涔的脸,让人禁不住会陶醉禁不住想陶醉禁不住要陶醉了……

过了观音寺依然可以再向山顶进军,而疲惫征服了我们,只是上到一半就往东面的长廊去了。下山的路要比上山的路轻松许多,我们穿梭在万亩松林中,虽然腿也酸了,脚也沉了,却依然兴致不减,兴高采烈的说着笑着,倾听着山谷中悠扬绵长的钟声,呼吸着山谷中清新的空气,感受着和每一天都不一样的人生。

从东面下山可以路过500罗汉林,虽然都是人文景观,却也引的不少游人驻足停留。出了山门,回头望望,那高高的山峦与古老的庙宇依然微笑着屹立着!别了,红螺寺!带着满身的疲惫,满心的满足,我们离开了红螺寺踏上了我们的返京旅途。

6:30分到家,吃饭、洗澡,白天经历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打开心爱的电脑记录下这一切,希望那些喜欢旅游的朋友都能分享我们的快乐,希望我们的每一天都会有新的精彩!

来源:全游网

红螺寺游记

两周前和同学约好上周六去红螺寺,当时我的想法也就是陪着一起去玩一趟,散散心。可是接下来的几天,老妈生病住院了,这就使得我这趟红螺寺之行的意义发生了变化。
虽然身边的同事中也有相信烧香求佛之类的,但身为一个现代人,我对这种事一向不屑,不知道是因为年龄大了,心理承受能力是不是反而变得脆弱了,妈妈这次住院,我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也就促使我坚定了去红螺寺烧香的信念。(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听有经验的同事讲,烧香求佛都是赶在阴历每月的初一或十五,难怪我的同学会选择这天去,上周六是阴历十五,呵呵~~~听他们讲这些东西,就像听天书一样。
周六的天气并不太好,虽然气温不是很冷,但是多云的天气很难见到太阳。六点半就从家里出发了,公交车,长途大巴,一路颠簸了三个多钟头才到了红螺寺,因为坐的太久,下车后,我们的腿都是麻麻的。还好,车站就在红螺寺旁边,不必走太多的路。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尤其又赶上个多云的天气,不太适合郊游。所以,不管是观光的游客,还是前来求佛的香客,都还不算多。这倒称了我的心,我最怕人多。
这是第一次来红螺寺,经过多年的人工修缮,这座古刹依然还能看到原有的风貌。也许是天气不算太好,今天来烧香求佛的人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多。所以,还可以拍一些照片。
这是象征吉祥的“赐福宝鼎”。进了门区的牌坊后就能看到,金灿灿的,如果是太阳光下估计能晃人眼球,其实这也就是用黄铜做的。鼎身铸有两组“红螺寺赐福”字样。民间有“手摸黄金鼎,财源顺势涌”,“绕鼎转一圈,四季都平安”的说法。不管可不可信,摸一摸也无妨。可能是因为它太显新了,所以,我一直怀疑原来这里根本没有这个东西,只是人们为了一种信念而设立在此。
进大门沿石板路漫游,忽听耳边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顺着声音寻去来到一座人工小石桥,说是桥,可却不能让游人打桥上过。桥洞下挂着一枚超大号的铜钱,铜钱正中的方口处又悬挂一口钟,桥下没有水,却撒满了硬币,而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是人们在祈福时用硬币投掷在古钱币和钟时发出来的。站在近处听,还真有些震耳朵。
赐福桥的东南方,不大的水池中立着两尊红螺女的石像,曼妙的身段,配着清清的水声,赏欣悦目。我想,这红螺寺之名的得来应该和这红螺女的传说有关吧。
顺着抬阶往前行,就能看到这块篆有“红螺寺”的大石碑了。看到后面的红梅花了吗?鲜红,漂亮。呵呵,别傻了,那花是假的,只有枝杆是真的。开始我也被唬着了。
本以为烧香求福是件很简单的事,看看这块牌匾上写的敬佛常识,原来也是相当讲究的。
护国资福禅寺,从这道门进去后,我虔诚的求佛历程正式开始了。每一座佛殿前的香炉上都是烟雾缭绕,很旺盛,可是因为没有太阳,也就体会不到“日照香炉升紫烟”的诗意了。听同学讲,每一尊佛像都有着不同的预意,求拜的时候要根据预意来求。我今天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给老妈祈福。再说上面写的那些佛文我也看不懂。不管了,见佛就跪,见佛就求吧。中心思想就一个,求佛祖保佑老妈,赶快恢复健康!
    求拜完所有殿内的佛像之后,时间还早,我们又开始了漫游。
红螺寺里有一个五百罗汉林,五百个罗汉各有各的特色,当然,最著名的就属这尊了——济公。民间的传说,再加上影视作品的推广,使得这位佛教中的另类人物家喻户晓。
弥勒大佛,是这五百罗汉林中最大的一尊,也是最气派的一个。贡奉的香火甚至比大雄宝殿里的释迦牟尼还丰盛,难怪一个人躲在这儿笑得合不拢嘴呢。
撞钟亭,也是供人们祈福之处。每撞出一声响代表着不同的含义。我不知道古时候的人们来此撞钟是否要付费,但是现在每撞一下收一块钱,这种把祈福和金钱连带在一起的拣财方式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从红螺寺出来,看到弘一法师写的“造一方净土,结万众善缘”。我想,当时弘一法师写句话的时候,是希望每一人都能善待身边的每一件事物吧。我们都做到了吗?

来源网络 作者:古老的眼泪

红螺寻春 禅心絮语

不经意间,路边的柳芽已偷偷“探”出头来,绿化带内的迎春花早已绽开“笑脸”,公园内的朵朵白玉兰开得像调皮的小鸟栖满枝头。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昭示:春天来了!
当北京市区已是满园春色时,位于京郊的怀柔才刚刚开始露出春意,虽然春天的脚步比城里稍慢一些,但依然掩不住满目的灿烂,于是决定到怀柔去,弥补一下在城市间“错过”的春光。
红螺寺景区位于怀柔以北四公里,林木覆盖率达到了90%以上,这里山环水绕,茂林修竹,是踏青赏花的盛地。此时的红螺寺,虽未桃红柳绿却也万木吐翠,百鸟争鸣。“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当春雨的发丝轻柔地拂过古寺,整个景区顿时装扮得焕然一新,牡丹、丁香、榆叶梅含苞待放,玉兰已俏首枝头,在蓝天的映衬下似白云飘舞,与寺院的古建筑相得益彰,显得格外华美。

在和熙的阳光下漫步景区,呼吸到春天清新的空气,感受难得的舒畅和愉快。在阳光的折射下,皎皎白玉兰的花瓣,显得更加通透和唯美,凝望着它,似乎整个灵魂都得到了洗涤和升华。
现在正是摄影的好时节,在光与影的世界里,红螺寺是那样的圣洁而安祥。登寺后红螺山的清凉界揽胜,看青山在苍穹下诠释出秀美的意境,观山下松林漠漠,坐在松林浴园中休憩,品尝当地美食,赏山涧清溪蜿蜒流淌,这真是“石径闲邀山色远,云峰静听水声长” 。
眼前的景色实在过于曼妙,只有身入其中才能体会到“春归”的意境。瞧,园中的那大片的“金镶玉竹”,与姿态娉婷的春花相掩映,营造出一种红螺别样的诗情画意。
春天的空气十分清新,空气中负离子的含量极多,最适宜进行空气浴、日光浴,既可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又可振奋精神。寺中山林广阔,千亩古松林和百万杆翠竹构成了独特的天然氧吧!春游到此,不仅可以踏青赏花,还可登山望远,吐故纳新,充分享受大自然带来的恩赐。
山溪潺潺、青草碧绿,南鸟北归、泥土芬芳,玉兰花开、古寺禅隐,悠然其上,身置其境,心旷神怡,醉意袭人不愿归之感油然而生。

红螺寺游记

 古人常教人『觀萬物生意』,要我們仔細觀察周圍許多在極不利於生長的環境下而活得生意盎然的植物。去夏,紅螺寺一遊,所見的『紅螺三絕景』就是大自然對我們上的一課。
紅螺寺位於北京懷柔縣城北四公里,距離北京五十公里的紅螺山南麓。始建於東晉太元三年,擴建於盛唐,原名大名寺。因紅螺仙女的傳說,俗稱紅螺寺。紅螺寺三絕,依照遊人參觀寺院的順序排列為御竹林、雌雄銀杏與紫藤寄松。去年夏至剛過,時值天氣酷熱,我與數位好友相約暢遊紅螺寺。經『京北巨剎』門樓,繞『須彌勝境』照壁,便是『御竹林』一景。這些郁郁蔥蔥的翠竹,是歷代皇帝來此寺院拜佛燒香時,親手或派人栽種的。據說,元代皇帝來此寺院,就親手栽種一千三百四十一竿。清康熙三十二年,又栽種了六百一十三竿,以供常來觀賞,故稱『御竹林』,至今共有六千四百餘竿。我們徘徊在綠葉蓋天的竹蔭小徑,陣陣清風吹來,但聞翠林沙沙竹葉聲,與溝澗潺潺流水聲,頓覺心曠神怡,真是賞心樂事。
    御竹林是紅螺寺三絕之一
據文煥然教授父子所著《中國歷史時期冬半年氣候冷暖變遷》書中所載,這個御竹林是中國竹林的最北界,包括山西太原西南郊的晉祠、山西交城縣西北的玄中寺與北京懷柔紅螺寺等地最北端的竹林。六百多年來,這種竿較矮,徑較細的竹林,早已適應北方冬季氣溫較低,較乾旱的生長環境。特別是歷經中國北方十數次的凍、雪、旱、蝗等對竹類生長不利的條件下,沒放花結子,實在是一絕。值得一提的是,竹子在不能生存的絕境下,放花結子(俗稱竹米)不但給予竹子的後代有另找環境求生存的機會,而且能給予同是遭遇災難的人們絕處逢生,依賴竹米以充饑。
有趣的是,同樣是竹林北界的山西交城縣西北的玄中寺和北京近郊的紅螺寺,都和佛教的淨土宗祖師有緣。淨土宗是中國佛教的一個宗派,專修往生『阿彌陀佛』淨土的法門。始創於東晉西林寺的高僧慧遠,此西林寺是廬山著名寺廟和我國大文學家蘇軾有緣。宋神宗元豐二年(一0七九),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今湖北黃崗)。在黃州生活十分清苦,住府治東坡的“雪堂”裏,故取新名“東坡”,著名的詞《念奴嬌‧赤壁賦》和散文《赤壁賦》就是在這兒寫成的。五年後,宋神宗又將他調往汝州(今河南臨汝)。從黃州赴汝州途中,遊歷了廬山,他的一首七言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祗緣身在此山中。』(《題西林壁》)就是寫在西林寺中的墻壁上的。

後來淨土宗由高僧道綽和善導立下基礎,一心專念『阿彌陀佛』名號,死後就可以往生淨土的一種『易行道』的修持方法。淨土是佛教指的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祗要修定坐禪,息心忘念,心注西方,觀想念佛,以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據載,北魏時,高僧曇鸞在玄中寺提倡念佛修行,到了唐代,日本高僧圓仁來中國學習佛教,便把淨土宗傳到日本,後來這宗派都稱中國的曇鸞、道綽和善導等高僧為祖師,把玄中寺視為祖庭。又載,在清朝嘉慶五年,際醒祖師來紅螺寺,創辦淨土道場之後,印光祖師亦在此修學淨土,後來在普陀山傳授淨土法門。日本和印度名僧法師也曾遠渡重洋來此寺朝拜取經,因而有『南有普陀,北有紅螺』之說。

進入紅螺寺山門,在大雄寶殿前兩側,生長著一對東雄西雌的千年銀杏樹,這就是『雌雄銀杏』一景。每年四月底,雄株開花為雌株授粉,到了秋天雌株結實纍纍。銀杏又名白果樹、鴨腳樹或是子孫滿堂的公孫樹,是稀有的雌雄異株植物之一,因為夜間開花,花期短促,繁衍不易,此樹種在距今二百多萬年的第四紀冰川的摧殘下幾乎滅絕,被稱為裸子植物的活化石,此『雌雄銀杏』樹齡已高達一千一百多年,又是一絕。
同樣是有名的銀杏樹,北京西郊古剎潭柘寺大雄寶殿東側的『帝王樹』和西側的『配王樹』,其實清乾隆皇帝將這棵銀杏樹『錯配了鴛鴦』,因為它們都是只見春花不見秋實的雄樹。還有在北京近郊的香山、『燕京八景』之一的居庸關附近、密雲縣的白果寺、與北京城裏故宮北面的景山公園和建於唐代的法源寺,也都有超過數百年歷史的銀杏樹。值得一提的是,世界著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曾為了保住兩株有著八百年歷史的銀杏樹為中心,改變整個香山飯店的平面圖。
我第一次見到銀杏樹是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華盛頓大學讀書的時候,校園內有一銀杏樹林,枝葉茂密,樹榦挺拔。春夏之際,像鴨掌的綠葉,迎風飛舞,活潑多姿,風大翻飛,風小輕扇。我與妻喜歡在深秋的黃昏,踏著滿地的黃葉,欣賞夕陽西下的畫面。銀杏葉不但看起來雅致,聽說夾在書中還可以預防書蟲。有好幾次漫步銀杏林中檢拾黃葉當書簽,不期而遇寫《未央歌》的吳訥孫(筆名鹿橋)教授,近聞他的著作名列來自兩岸三地、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北美的十四位華人評選委員評選出來的《二十世紀中文小說百強》之一,可喜可賀。
銀杏樹在古代的中國和日本,均種在廟寺或城墻周圍,主要的原因也許是銀杏的種子與樹葉可以入藥、樹榦的挺拔和枝葉的茂密。由於銀杏葉像阿西比林和人參一樣可以稀釋血液,因而可以治高血脂和高血壓等症,世界各地都正在大量地種植。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銀杏樹種植地是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蘇姆特爾,有一萬二千英畝,總共大約有數百萬棵,每棵間隔四十英吋。銀杏葉在每年七月中旬採收,每五年樹將被砍去,重新再種。採下的葉子經高溫乾燥後,經由查理斯頓海港運到歐洲。其次是在法國西南部有波爾多海港的兩個種植地,還有中國自一九九0年以來,在江蘇和山東兩省總共有五千英畝的農場種植銀杏,但都用人工採擷。
銀杏樹的其他用途是用作建築物的防火墻。據說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日本東京大地震,時值中午,人們都在準備午餐,劇烈的震動傾倒了火爐造成大火,木質的房子更是火上加薪,火勢越發不可收拾。高溫的環境下,銀杏樹的枝葉會分泌一種樹液,像一道防火墻保護著廟宇和房舍。今天在東京和中國北京市區,隨處可見幼年銀杏樹。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道路銀杏樹多是雄株,因為每當秋天來臨,雌銀杏樹的果實落了滿街,它們的味道並不好聞,行人會掩鼻而過。在此必須說明的是,我們吃的白果是經過加工處理過的果核,所以沒有原來強烈腐敗的氣味。

在紅螺寺三聖殿前西側生長著一松兩藤,松樹高六公尺,枝分九杈,伸向四面八方,這就是『紫藤寄松』一景。兩盤碗口粗的藤蘿蔓如龍盤玉柱,繞松而生,藤蔓強韌,卷纏連綿,松藤構成一把巨傘,遮滿整個院落。人常說﹕『藤纏松,松必死。』而這對松藤,藤纏松生,松不辭藤,和睦相處,相得益彰,共度了八百寒暑,真是一絕。
紫藤花開在五、六月間,我們來時花季已過,但仍見串串紫瑪瑙似的蝶形花,各有短柄輪生於長餘尺下垂的花軸上,掛滿枝頭,羽狀的複葉稀疏地散佈在枝椏上。聽說,每逢花季本寺住持會邀請附近寺院長老前來賞花論道。寺中碑文就有『微風夜聽金瑯鐺,諸天衛法藤蘿傍』的記述。
紫藤是國畫家認為最為入畫的觀賞植物之一,藤性曲直剛柔,畫家要表現出其線條之瀟洒,又要凝重堅勁,首推吳昌碩和任伯年兩位大師。有趣的是,他們都不是用傳統的紫藤畫法,就是先用『女』字或『五角星』走向法畫藤枝,再畫藤葉,最後畫藤花。據說,吳昌碩大師精於篆刻,功力深厚,下筆如神,剛勁有力。他先畫花,用西洋紅調少許花青,色彩艷麗。然後用濃墨或赭墨畫纏藤,再以藤黃調花青畫藤葉,或蘸洋紅畫嫩葉。任伯年大師畫的紫藤則截然不同,他用白粉調花青點藤花,用淡墨或赭石墨畫老榦和枝藤,安排得上下左右,忽進忽出,變化多端,最後才用藤黃加少許花青畫藤葉。吳任兩畫家之所以畫得好,是在把紫藤的生意寫了出來了,正是南齊謝赫主張國畫六法之一的『氣韻生動』。可惜我沒帶紙筆,不然真想把『紫藤寄松』一景生動地描繪下來。

    紅螺寺是北京近郊少有四季均可旅遊的景點之一。初春,萬紫千紅,百花盛開,牡丹與芍藥爭艷,『紫藤寄松』祥和。炎夏,松林茂密,古樹參天,松葉發出氣體,遊人穿浴松林之間,聽說對身體有益。金秋,『雌雄銀杏』,結實纍纍,菊花鬥艷,金桂飄香,尤其紅葉遍佈山崗,秋高氣爽是登高的好去處。寒冬,正是
松竹吐翠梅含笑,歲寒三友競京郊;
松梅耐凍不足傲,御竹寒冬絕不凋。
是的,北國嚴冬,千里冰封,獨有竹林北界的紅螺寺『御竹林』是生意盎然,實為『紅螺三絕景』之首,而當之無愧。
(文章来自:老吕游记)